浮沫三十载

大家都开始打柱子了。晒卡了。
而我,进不去,连不上服务器QAQ

贤王池子出了复仇者r姐_(:з」∠)_
这个池子什么都有就是没有贤王!!
还能怎么样呢,当然是去给她刷狗粮破满。

日常吸猫x吸吸吸。
比我高的请都把腿留下!

磕了幻想药变成的猫男xxxx猫男是世界的宝物!!!
说起来阿拉米格套法师的下半身是短裙儿砸传上去看起来更gay了怎么办……

咳咳。坐标神意x最近学校网络蜜汁卡的小咸鱼,长期单机实在是太寂寞惹x有人愿意勾搭勾搭嘛w

流言侦探

cpN福

福喵是个可爱的女孩子系列。
流水账————————

你想叫她什么都可以,名字嘛说白了不过是户口本上白纸黑字。
不过福喵这个昵称听起来还蛮可爱的,通过。
女孩子总是会喜欢一些可爱的东西,大约这是人心向往美好的一种本能?
即是福喵觉得自己也许有些不太合群,远远看上去是个很普通的女孩子,也许因为不太爱运动所以是个稍稍有些肉肉的女孩,与其说是兴趣广泛不如说是思维发散,每个部分都接触一点点但又不精通,唯一的有点大概是脑袋还不错,推理也还不错。
不过也许正因为自己的悠闲和这唯一的优点。
她才会使用这样的软件。
做一个通过话语寻找蛛丝马迹的人,一个侦探。
其实她还是属于十分喜欢叨叨来叨叨去的人,哪怕在林茜面前她总是老神在在一份天下大事尽在手中的样子。
估计这些聪明的姑娘也是看的出来的,才不是因为找他们聊天的时候被带跑原形毕露才不是!
如果说特别一点的人,那应该算是N。
那个要和自己合作得神秘男子。
毕竟林茜她们再不同,也能感觉到他们不过是身边的普通人,只是遇到了离奇的事情而已。
但N不是,成熟干练,总以最快的方式完成任务,以及十分强烈的防备心理。
像自己这样笨拙的套话根本就是打在了一面铁墙上。
好吧有那么一点失落,不过这并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她很快就投入进调查和分析。
大概是一种强烈的对比吧,在不断的和人交流之中,属于女性特有的敏锐能让她隐隐察觉这几人中还有那个“死去”的戚红梅之间不和谐的音符。
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像表面上柔软和谐毫无棱角 ,有一种东西叫绵里针。
这样的弯弯绕绕反而让福喵更觉得N这样直白的拒绝和在调查上的绝对坦诚和毫无保留的交流实在是太棒了。
调查和推理,确实是一种最让人舒服的相处方式,这当然不代表她会放弃和这个特别的人深入一点的交流。
所以每一次她都小心意义的一点点来,甚至教他什么样才是正确的正常人的交流方式。
虽然看到那句今天的天空真是静谧啊。
知道自己被拒绝,不过她还是一个没忍住在屏幕这边笑得很开心。
这样说吧,和她们缓慢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和对于N不知为何产生的安全感让她对危险产生了麻痹。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她应该猜到的,杀手,不单单有武力一种杀人方式。
后悔和自责是必然的 但是她必须停下必须冷静下来,因为她在屏幕的这一边远没有那边亲眼目睹一切的人所受到的冲击大。
她能做的就是安抚他们。
尽快的冷静。
其实她并不太赞同私刑或者说处死某个人,不过她没有资格去说教什么,毕竟自己是个不曾感受过世间黑暗的人,生活在被阳光所照到的安逸的地方。
这样的天真并不适合N所面对的事情。
那是一种很细微的感情,她模模糊糊能意识到一点。
但不能再多了,至少现在不能,她隔着屏幕祈祷 祈祷直接“杀”到肉联厂的N不会有事,祈祷林茜他们不会有事。
这是她唯一能做的,这是头一次感到如此的无力。
而这第二桶冰水,来的也很快。
在一切结束之后,虽然心中仍有些许郁结或者说感叹,她没有选择告诉别人绍清的事,她想,就她,就让她们,再余下一些美好吧。
但是随着一切的结束,她也预计到一个隐隐不愿意面对的结果。
那就是
也许以后无法再和N联系。
不过,N的回答让她十分开心,既然他答应会更新狗狗报告就一定代表自己和他还能再联系。
从彻底的拒绝,今天静谧的天气,到拇指和食指微错的手势,再到好啊这两字。
她很满足了,这样一点点的接近。
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他们能够一直这样下去。
咳咳咳绝对是最棒的搭档不是吗喵?
其实,她想告诉他,曼谷的任务有可能的话她也愿意帮忙合作合作。
就当,就当给汪星人观察报告的报酬也好!
虽然可能会拒绝,或者或者傲娇一下?
但她连被拒绝的机会都没等到。
【有人吗……………………你……是谁?】

【这个人,是你的朋友吗?】

【很遗憾,你的朋友已经死了。】

喂,喂,开什么玩笑。
N,N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不对,福喵忽然意识到,在她眼里这个人太过战无不胜,而他也不过是个会受伤流血的人。
不对的,还是不对的,也许他会在一次任务重受伤,甚至死亡……不对的……这个忽然的……忽然的结局是不对的……
她不知道是祈祷还是自己一贯敏感的第六感,把手机抱在怀里发着亮光的屏幕上是已经灰掉的头像,眼中泪水无法抑制的滴落在床单上。
她需要一次放声大哭,把所有不理智的情绪全部排除掉,把那些心情全部的释放出来。
时间有多久,不知道,这种时候总是漫长的。
将纸巾丢进垃圾桶,已经冷静很多了,虽然还有点哽咽。
她刚才一直在埋怨,埋怨为什么自己只能在屏幕后面看着一切,要是能去到他们面前就好了,至少能陪她们一起。
冷静下来之后,她认清了自己的无能和局限定位,她就是在这个屏幕后面的人。
她通过这里认识林茜,李诗诗他们,还有N。
她意识到或者说终于明白,如果想要找到N,不她必须依靠这个。
等待。
现在能做的,只能等待。
指尖在键盘上飞速的打下几个字,毫无犹豫的发了出去。

【我会找到你的,N。】

我们寮的现状

荒川养儿记

小天使:咸鱼咸鱼,你看我厉不厉害~

荒川:我不叫咸鱼······以及很厉害

小天使:那挚友什么时候会来呢??

荒川:你阿妈最近脸太黑······

小天使:QAQ

荒川:等你长大。

【ORZ小叔叔我错了我,没有画出你的帅气 】

非常粗糙的草图  一切全凭脑子的印象 服饰细节········好吧·这画更本没细节·····

披着觉醒前的皮的荒川

瘫着不想动

今天也想当咸鱼